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 >

如故混沌其辞“我也说不领略森林舞会游戏”

时间:2020-01-10 19:02来源:未知 作者:-1 点击:
鲁迅先生的文章语言犀利,社会性强,看问题、分析问题无不入木三分。他的人物刻画更有特色,三言两语,看似闲庭信步,寥寥几笔,便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呈现在读者的眼前。下面我们欣赏一下《祝福》中的我。 我们摘

  鲁迅先生的文章语言犀利,社会性强,看问题、分析问题无不入木三分。他的人物刻画更有特色,三言两语,看似闲庭信步,寥寥几笔,便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呈现在读者的眼前。下面我们欣赏一下《祝福》中的“我”。

  我们摘取《祝福》中几句有关“我”的语句,进行一下分析,来明确一下“我”的形象与作用。

  ①“一见面是寒暄,寒暄之后说我‘胖了’□□,之后即大骂新党……谈话是总不投机的了,于是不多久,我便一个人剩在书屋里”

  与封建思想、封建宗法制度的捍卫者——鲁四老爷话不投机□□□□,以及祥林嫂的话“你是识字的,又是出门人□□□,见识得多”,可以看出“我”是一个远离闭塞、衰败和萧条的鲁镇社会环境,基本上摆脱了封建思想和封建道德观念禁锢的知识分子。

  ②“我在极短期的踌躕中,想,这里的人照例相信鬼,然而她,却疑惑了□□□,——或者不如说希望:希望其有,又希望其无……。人何必增添末路的人的苦恼□□□□,为她起见,不如说有吧”从而吞吞吐吐回答了“也许有”,听到祥林嫂说“那么□□□,也就有地狱了□□□□?”引起我的吃惊,只得支梧着“也未必”,在祥林嫂的紧逼下“死掉的一家的人,都能见面的?”我即刻胆怯起来了“我也说不清楚”

  我们仔细品来□□□□,不难发现“我”是站在祥林嫂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回答她的。第一句“也许有”是“我”为了减轻她的苦恼,在安慰她,但这给祥林嫂似疑实断的答案□□□□,百人森林舞会因“喜”的草书近似对其“希望其有,又希望其无”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若有的话,她就的接受“宣判”,免不了遭受更大的苦痛与恐怖了。在“我”意识到前面的回答给祥林嫂增添了苦恼时,赶紧含混其辞说“也未必……谁来管这事”□□,希望减轻她的苦恼。可“祥林嫂”由此想到死后的痛苦,更加深了苦恼。“我”又不得以改口,还是含混其辞“我也说不清楚”,从而在祥林嫂心灵上掀起了更大的波澜□□,这无法解答的问题□□□□,更成为祥林嫂无法解脱的沉重包袱,可以说这客观上加速了祥林嫂悲剧的到来。在“我”善意的动机下,体现的是“我”的软弱无力。

如故混沌其辞“我也说不领略森林舞会游戏”

  ③“我”回答了祥林嫂关于灵魂的有无的问话之后“心里很是觉得不安逸。自己想□□,我这答话怕于她有些危险……又因此发生别的事□□,则我的答话委实该负若干的责任”

  从这些话语中,可以看出“我”对祥林嫂是抱有极大同情心的,祥林嫂的惨死着实使“我”惊慌与紧张,或者说是为此而痛苦了一番。

  ④“然而我的惊惶却不过暂时的事,随着就觉得要来的事,已经过去□□□□,普惠金融是利邦利bg电子游戏:民的大职业。并不必仰仗我自己的‘说不清’和他之所谓‘穷死的’的宽慰,心地已经渐渐轻松;不过偶然之间,还似乎有些负疚。体育游戏:由于宽上唇胡与尖下巴。”

  预料中而又不愿发生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但“我”的惊慌、紧张、同情或者说是痛苦,“只是暂时的事”□□,很快“心地已经渐渐轻松”,不过“偶然之间”有些负疚,并且为了卸去这偶尔的负疚感□□□□,百人森林舞会,“我”决计要离开鲁镇了。这充分显示了一个知识分子道德上同情弱者,但思想上迷茫无助、精神上软若动摇、潜意识里想逃避现实的现实矛盾。百人森林舞会,

  ⑤“我”在这繁响的拥抱中,也懒散而且舒适□□□□,从白天以至初夜的疑虑,全给祝福的空气一扫而光了,只觉得天地圣众欣享了牲醴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豫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

  “我”,一个知识分子,亲眼目睹了祥林嫂悲惨的一生,内心充满了对封建礼教吃人本质的无限愤懑之情,作者运用了反语□□□,在“我”之“懒散”且“舒适”的背后□□,隐藏的是深深的悲伤与内疚,是“我”无力改变现实的自我嘲讽。

  从以上内容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小说中的“我”是一个具有进步思想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同情弱者,但面对封建社会的黑暗、封建礼教的残酷又深感自己无能为力,甚至潜意识里想逃避现实矛盾。因此说,“我”的灵魂还受着传统思想的深刻影响,精神上还有麻痹□□,思想上还有软弱逃避的一面。

  那么□□□□,作者为什么选择“我”——一个远离故乡的知识分子作为叙述人□□□□,而不用其他人,森林舞会游戏如鲁四老爷、四婶、柳妈或是短工呢□□?总结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在祥林嫂悲惨的一生中,“我”是关心祥林嫂的,同情她的悲惨遭遇的,而除“我”以外的人没有一个真正关心与同情祥林嫂的,这些冷酷、愚昧、麻木的灵魂,是感觉不到人情的冷漠、世态的炎凉和社会的黑暗的□□□□,是蒙着眼睛生活无法洞知旧制度、观念的残酷的□□,所以他们担当不了故事叙述人的角色。只有远离了鲁镇,见过世面,因而就用“宀”下有“豕”显示,接受了新思想的知识分子“我”才能看到现实的冷漠、祥林嫂命运的悲惨、社会的黑暗、封建礼教的残酷,并且,“我”一个具有进步思想的知识分子,一个真正关心和同情祥林嫂的人,一个亲眼目睹了祥林嫂的不幸的人□□□□,尚且时时表现出对现实的冷漠和无动于衷,更能突现出祥林嫂的不幸和社会的无情,让读者更加深刻地感知到封建思想和封建礼教深藏着的吃人的本质。同时也寄托了对软弱动摇的知识分子的劝喻与呼唤。

(责任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