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sj47"></rp>

  • <em id="fsj47"><span id="fsj47"><u id="fsj47"></u></span></em>
    1. <rp id="fsj47"></rp>
      <span id="fsj47"></span>
    2. <dd id="fsj47"><noscript id="fsj47"></noscript></dd><nav id="fsj47"><optgroup id="fsj47"></optgroup></nav>

      <progress id="fsj47"></progress>
    3. <rp id="fsj47"></rp>
    4. <th id="fsj47"><pre id="fsj47"></pre></th>
      <nav id="fsj47"></nav>
      歡迎來到期刊VIP網,使用學術咨詢服務
      期刊VIP網20年服務積淀,需要發表支持服務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應用電子技術
      軟件開發
      計算機網絡
      計算機信息管理
      計算機應用
      通信
      光電技術
      微電子

      知識多樣性和合作網絡中心性對企業雙元創新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2-01-21 13:59所屬分類:計算機網絡

      摘要:基于知識基礎觀,本文以我國19852020年間5G移動通信產業專利數據為研究樣本,分別探討了在合作網絡中相關和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企業雙元創新的影響,并進一步探索了中心性所起的調

        摘要:基于知識基礎觀,本文以我國1985—2020年間5G移動通信產業專利數據為研究樣本,分別探討了在合作網絡中相關和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企業雙元創新的影響,并進一步探索了中心性所起的調節作用。實證結果顯示:相關知識多樣性正向影響利用式創新,負向影響探索式創新;非相關知識多樣性正向影響探索式創新,負向影響利用式創新;中心性在知識多樣性和探索式創新之間起正向調節作用,在知識多樣性和利用式創新之間起負向調節作用。

        關鍵詞:相關知識多樣性;非相關知識多樣性;中心性;探索式創新;利用式創新

        中國的新興市場正在從一個專注于制造業的經濟體向一個強調創新的經濟體轉型。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要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激發人才創新活力,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1]。然而,當前企業正面臨著技術創新成本不斷攀升、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等諸多重大企業技術創新問題,如何擺脫當前困境并謀求創新優勢成為黨和國家發展的重大課題。

        自Nelson[2]提出“知識多樣性”以來,從知識多樣性的角度解釋企業創新方面的差異逐漸成為創新管理領域的研究熱點。知識多樣性指企業在知識資源上由于專業化差異表現出的多樣性,反映了企業知識要素組合的多寡[3]。郭玉玉等[4]研究發現,知識多樣性能正向影響企業技術創新績效。徐露允等[5]進一步研究發現,知識多樣性正向影響企業的探索式和利用式創新績效。Chen等[6]基于熵指數測量方法,將知識多樣性劃分為相關和不相關知識多樣性,發現相關知識多樣性對企業技術創新績效有正向影響,而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技術創新績效有倒U型影響。Carnabuci等[7]認為知識多樣性對企業技術創新績效還產生負向影響。

        知識多樣性對企業創新績效的重要性得到學者的一致認同,然而當前研究依舊存在以下兩點不足。首先,對于知識多樣性在影響企業創新中存在的差異有待于進一步討論。激烈的競爭環境和個性化的市場需求促使企業不僅要進行利用式創新加強現有的能力,還要開展探索式創新形成新的能力。利用式創新是基于密集的搜索,沿著現有的知識要素進行改進;探索式創新是植根于廣泛的搜索,追求潛在的新知識要素進行創造[8],二者對知識多樣性的需求存在差異。因此,有必要探討知識多樣性對企業探索式和利用式創新的內在影響機制。其次,對于知識多樣性產生影響的情景變量有待于進一步拓展。尤其是面對當前激烈的競爭環境和個性化的市場需求,企業若孤立地進行創新不足以應對這些困難和挑戰。企業應積極尋求與其他企業等外部組織的合作形成合作創新網絡,獲得知識要素,整合創新資源,以提高其技術創新能力。曾德明等[9]研究發現,網絡密度和網絡關系強度對知識多樣性與企業探索式創新起正向調節作用。畢靜煜等[10]研究發現,合作伙伴平均關系強度和平均社會價值均對知識多樣性與企業技術創新有顯著的調節作用。然而從合作創新網絡角度看,鮮有研究考慮到企業的網絡位置所起的影響。網絡位置反映了企業在合作創新網絡中的重要性程度,重要性程度越高,企業能夠在合作創新網絡中獲得知識要素、整合創新資源方面更具優勢。目前衡量網絡位置的指標很多,中心性是學界廣泛認可的衡量指標。因此,有必要探討合作網絡中心性對知識多樣性與企業探索式和利用式創新之間所起的調節效應。

        本文擬在現有研究基礎上,基于我國1985—2020年5G移動通信產業的專利數據,將知識多樣性劃分為相關知識多樣性和非相關知識多樣性,考察了知識的特征(相關性)和分布(多樣性)評估外部知識對企業創新的有效性。將企業創新劃分為探索式創新和利用式創新,從不同的維度探討知識多樣性對企業創新的影響。此外,本研究發展了創新過程中網絡內容和網絡結構之間的理論聯系。引入中心性作為調節變量,探索了企業在外部合作網絡中的網絡位置特征對知識多樣性和企業創新之間的內在影響機制。

        1理論基礎與研究假設

        自從March[11]開創研究組織學習中舊確定性的利用和新可能性的探索之間的關系以來,從利用式和探索式兩方面研究企業技術創新成為許多學者的普遍認同的方式[12-13]。其中利用式創新指企業在現有知識要素上重組重用既有的知識要素進行組合,而探索式創新指企業依靠廣泛搜尋,創造新的知識要素進行組合[14]。由此可知,二者對知識多樣性的需求存在較大差異。本文將分別就知識多樣性對利用式和探索式創新的影響提出相關假設,并在此基礎上從網絡嵌入角度論述合作網絡中心性在上述影響中的調節效應。

        1.1知識多樣性與利用式創新

        知識多樣性是指企業在知識資源上由于專業化表現出的多樣性特征,狹義的知識資源由企業自身所擁有的知識要素組成,而在開放式創新背景下的廣義知識資源則由企業與其合作伙伴所擁有的知識要素組成。根據知識要素間是否存在相關性,知識多樣性被分為相關知識多樣性與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兩類。

        由于利用式創新以提煉、復制、推廣和實施為特點,它的目標是滿足已有的顧客或市場需求[15]。相關知識多樣性能夠在為企業提供較多知識要素數量與多樣知識要素類型的基礎上,提高知識要素整合的有效性,更有效地實現外部知識要素帶來的組合機會[17],從而盡可能滿足已有的顧客或市場需求。同時,相關知識多樣性意味著不同知識要素之間有較低的融合成本[16],這能夠幫助企業有效地轉移和整合不同的知識要素,并深入理解和利用他們現有的知識要素,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企業的利用式創新。

        但是企業從非相關知識多樣性中轉移和整合的知識要素由于來自于不同的領域,知識要素之間缺乏一致性。因此,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增加了企業間復雜性水平,并且在對這些非相關的知識要素進行轉移和整合過程中,企業對特定領域的知識要素難以進行深入理解[18]。企業的學習績效較低[19],轉移和整合非相關的知識要素產生的不確定性風險也會增加[20]?;诖?,提出假設:

        H1a:相關知識多樣性有利于企業的利用式創新。

        H1b:非相關知識多樣性不利于企業的利用式創新。

        1.2知識多樣性與探索式創新

        由于探索式創新以搜索、變異、創造、試驗和冒險為特點,它的目標是滿足新出現的顧客和市場需求[15]。相關知識多樣化意味著企業所涉及的各種知識要素具有較高的關聯性和相似性。因此,由于企業偏好對知識要素的本地搜索[21],隨著相關知識多樣化增加,導致知識要素更集中在相似領域。如果企業轉移和整合的知識要素都集中在密切相關的領域,知識要素間組合的數量和產生高度新穎創新的概率都受到極大限制,使企業錯失探索機會,不利于探索式創新。

        企業從非相關知識多樣性中轉移和整合知識要素往往需要更多的信息處理,并從各種知識要素的不同知識庫中學習。因此,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增加了企業獲得新的和不同的知識要素,這可以增加知識要素間組合的數量和產生高度新穎創新的概率[22],從而滿足企業在探索式創新中對于知識要素以及知識要素組合的需求[23]?;诖?,提出假設:

        H2a:相關知識多樣性不利于企業的探索式創新。

        H2b:非相關知識多樣性有利于企業的探索式創新。

        1.3合作網絡中心性的調節效應

        合作網絡為企業提供接觸多種知識要素的渠道,合作網絡中心性反映主體的權力,能夠體現其他主體與其意愿和依賴性。同時,以往研究也指出較高中心性的主體,擁有更大的影響力和威望,他們享有更大的非正式影響力或權力[24-25]。這種影響力或權力有助于企業實現知識要素的轉移和整合,進而也對企業技術創新績效產生影響。由于相關和非相關知識要素在轉移和整合時的容易程度不同,中心性和知識多樣性的交互作用可能對企業探索式創新和利用式創新產生不同的影響。

        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抑制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利用式創新的不利影響。一方面,企業在合作網絡中的主導地位和聲望為他們提供了知識要素的可靠度,這將引起更多企業的關注和尊重,增加了其他企業轉移和整合其專有知識要素的機會和可能[26]。Nerkar等[27]研究發現,人們更有可能轉移和整合處于合作網絡中心位置的個體所創造的知識要素。另一方面,合作網絡中心性較高的企業能夠得到大量的知識要素,這些知識要素種類多樣,滿足企業技術創新對知識要素的需求,對企業運用多樣性的非相關知識要素進行利用式創新時產生積極的調節效應[28]。

        同時,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抑制相關知識多樣性對利用式創新的有利影響。合作帶來便利,但企業與大量的直接伙伴的合作也帶來不利。在合作過程中,一方面會出現搭便車行為或意外溢出的風險[29],這些不利方面隨著合作伙伴數量的增加有增加的趨勢。另一方面,從眾多的合作連接中產生的大量知識要素使企業的知識要素處理過載。因為任何企業對知識要素的處理能力都是有限的,這些方面都將抑制相關知識多樣性對于企業利用式創新的促進作用?;诖?,提出假設:

        H3:企業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削弱知識多樣性對利用式創新的影響。

        H3a: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削弱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利用式創新的不利影響。

        H3b: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削弱相關知識多樣性對利用式創新的有利影響。

        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增強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探索式創新的促進作用。企業進行探索式創新時,更多去搜尋知識要素整合為更罕見和新穎的組合機會,以形成新的競爭力。因此,一方面,合作網絡中心性較高的企業在知識要素的轉移和整合上有更多的選擇,從而增加了尋找到更罕見、更新穎的組合機會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合作網絡中心性強的企業位于知識要素的控制中心,更容易識別和獲取各種不同的知識要素,理解不同知識要素的解釋方法,以最有效的方式創造性地重構知識要素[9]??梢?,合作網絡中心性能增強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企業探索性創新的正向影響。

        同時,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也會增強相關知識多樣性對探索式創新的不利影響。一方面,Simsek等[30]認為合作網絡中過于中心位置的企業必須將有限的時間分配給大量的合作企業,企業間每次接觸的時間和強度都降低了,有用的知識要素也難以顯現出來。另一方面,隨著企業相關知識多樣性的提高,合作網絡較高的中心性使企業與合作網絡內部企業進行頻繁知識交流與合作,進而產生與合作網絡外部企業交流與惰性,從而形成知識傳遞的路徑依賴與創新路徑鎖定問題[31],不利于探索性創新?;诖?,提出假設:

        H4:企業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增強知識多樣性對探索式創新的影響。

        H4a: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增強非相關知識多樣性對探索式創新的有利影響。

        H4b:企業在合作網絡中心性越高,會增強相關知識多樣性對探索式創新的不利影響。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sryhwm.com/jisuanjiwangluo/61365.html

      上一篇:物聯網技術的智能圖書館發展建設探究
      下一篇:互聯網時代面向消費者的新型工商協同營銷模式

    5. <rp id="fsj47"></rp>

    6. <em id="fsj47"><span id="fsj47"><u id="fsj47"></u></span></em>
      1. <rp id="fsj47"></rp>
        <span id="fsj47"></span>
      2. <dd id="fsj47"><noscript id="fsj47"></noscript></dd><nav id="fsj47"><optgroup id="fsj47"></optgroup></nav>

        <progress id="fsj47"></progress>
      3. <rp id="fsj47"></rp>
      4. <th id="fsj47"><pre id="fsj47"></pre></th>
        <nav id="fsj47"></nav>